当前位置:首页全部内容小米应用商店关闭红包专场,羊毛党遭遇痛击36岁杨幂线下活动受追捧,身材修长却驼背,腋下大片淤青!

小米应用商店关闭红包专场,羊毛党遭遇痛击36岁杨幂线下活动受追捧,身材修长却驼背,腋下大片淤青!

如今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中,App无疑是绝对的主角。但大家是如何获取一款App的呢?应用商店显然是最主要、同时也是最便捷的渠道之一,由此也使得应用商店成为了兵家必争之地。一款App想要获得成功、进驻更多用户的手机中,应用商店的态度更是至关重要的,毕竟被推荐到首页和被埋没的小透明之间不可同日而语。

App想要获得应用商店的青睐,交广告费显然是最直接、最有效,但同时也最昂贵的做法。因此有的开发者就想到了羊毛党,并联合应用商店搞起了下载App送红包这样的活动。然而最近的一则消息,或许代表着红包这一玩法在应用商店这个分发渠道的落幕。

日前小米应用商店发布《红包专场停止服务公告》,其中显示,“由于业务调整,红包专场将于2023年9月20日0:00停止服务”。根据官方的说法,对于已领取到小米钱包的红包,用户需自领取之日起的30日内完成银行卡绑定,否则领取的红包将会失效,未绑卡的用户需尽快前往小米钱包绑定银行卡,以避免红包失效。

据悉,小米应用商店的红包专场是在2017年上线,并且每天都会有各种不同的应用红包发放,下载相应的App将能够获得0.01 元至3元不等的红包,并且每天都有两次领取机会。

用红包来吸引用户下载App,其实是开发者非常自然的一种选择。因为对于任何一款To C的互联网产品来说,无论游戏、电商,还是社交软件,冷启动都是一个不小的挑战,也就是从0到1这个突破要如何完成。一旦冷启动成功了,就会有一批种子用户,才可能有用户群体的链式传播。所以如何获得第一批种子用户,也是每一个App开发者在开发之初或是产品上线前夕,都必须思考的问题。

早在2012年,移动互联网还处于蓝海阶段,App处于屈指可数的状态,几乎是应用就会有人用。但随着移动互联网发展进入平稳期,用户的选择不再单一后,开发者就必须要解决用户凭什么用你的App这个问题。用广告轰炸来让App的信息占据用户心智、从而挤压竞争对手显然是个不错的办法,但昂贵的流量并非每一位开发者都能消费得起,所以寻找替代方案也就迫在眉睫了。

利用用户自发的“自来水”来实现增长,就成为了新的可选项,毕竟用户主动分享产品是最有效,同时也是成本最低的营销方式。但问题在于要让用户分享App,优秀的产品素质和人无我有的功能是必需品,但好产品终究是稀缺的,好的体验和用户需求的深度挖掘也要求不断打磨产品,进而才能让用户产生需求。能产生诸如“我觉得这个App对亲朋好友也很有用,所以需要分享给大家”这样心态的产品,其实是非常罕见的。

所以这时候用小恩小惠来促使用户分享产品就成了奇招,也就是所谓的“利诱”,用户可能没有意愿使用这款产品,但开发者可以诱之以利来完成用户转化。要知道,在我们所处的互联网之所以被称为消费互联网,关键就是大家是以消费者的角色出现在互联网上、而非生产者。绝大多数人的目的是消费互联网上的内容,但如果开发者给予一个在消费互联网内容的同时还可以获利的途径,必然就会有人趋之若鹜了。

而这,也就是所谓羊毛党诞生的根源。羊毛党这是一个在互联网历史中几乎从未缺席的群体,哪里有利可图、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。对羊毛党诱之以利,让他们作为社交链上的传声筒来引导更多的流量,这也是许多互联网厂商们在过去二十年来不约而同的选择。

小米应用商店的红包专场其实也是如此,用户下载App的同时还能获得一笔报酬,就使得用户得利、开发者也有了更漂亮的数据。

然而羊毛党却是一柄双刃剑,收买用户就好像是“吸星大法”,进境虽快、但根基可能会不稳,不仅需要有足够多的资金来作为支撑,还要有一套足够智能的风控模型来抵御羊毛党的进攻。实际上在羊毛党上翻车的互联网厂商可不止一个,甚至强如拼多多都曾在这件事上出过问题。别看下载一款应用只能得到0.01元到3元不等的红包,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,聚沙成塔就不是一笔小钱了。

早在数年前,职业化的羊毛党就已经出现,并且在薅互联网厂商羊毛这件事上也有了“工业化”的流程。通过一种名为猫池(ModemPOOL)的设备,其支持插入数百乃至上千张SIM卡来虚拟出手机,再搭配相应的群控软件以及接码平台,不间断刷新这些“虚拟手机”的MAC地址和IMEI码,让系统误以为这是一群又一群的真实用户。

事实上,在如今互联网行业的大环境下,应用商店的红包专场已经是一个不太合时宜的存在了。且不提职业化的羊毛党从中赚取利益,用红包来吸引用户本身就已经落伍,因为应用商店如今已不再是用户获取App的首要途径了。

大家不妨回忆一下近年来爆红的App,有没有哪一款的走红之路是以应用商店作为起点,反而是微信朋友圈、微博、抖音等社交平台,成为了用户获取App信息的源头。

现在应用商店变成了用户获取App的最后一环,大多数用户也不再通过应用商店发现新的应用,而是将其作为下载已选定好App的渠道,应用商店逐渐被管道化、工具化了。这样一来,所谓的红包专场就变成了给羊毛党开的口子、一个无法实现最初设计的功能,所以它会被开发者和运营方放弃,也就成为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,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,均为本站原创发布。任何个人或组织,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,禁止复制、盗用、采集、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、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。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,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。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